国家能源局主管    中国电力传媒集团主办
您的位置> 首页->中电观察

储能与分布式能源迎春天

来源: 能源财经      日期:16.03.11      

  国家“十三五”规划纲要(草案)中列举的百大工程中,储能与分布式也受到了重视,这两大领域也是新能源行业中最具发展前景的。“储能产业的规模现在并不大,可拓展的空间还不小。”阳光电源(300274.SZ)一位管理层告诉记者,储能分为很多种:整合小区、楼宇、家庭应用场景下的储电、储热、储冷、储氢等多类型大分布式储能设备是一种;社会上其他分散、冗余、性能受限的储能电池、UPS、电动汽车充电桩等储能设施,也属于储能的范畴。

  目前储能电站处于初期萌芽阶段,包括阳光电源、科陆电子、中天科技、南都电源等都在进入这一行业。科陆电子已与LG化学展开了储能电池包的合作,提升该公司的储能系统竞争力。与科陆电子类似,阳光电源选择了韩国三星SDI株式会社合作,主产电力设施用的锂离子储能电池包,未来会在电芯、系统及电池包封装等三大领域形成一体化运作。再如南都电源,集中于开发储能智慧管理平台,其将通过节能及削峰填谷等市场化运作方式来实现“技术+运营”的目标,从而确定在互联网储能行业的地位。阳光电源前述管理层也认为,储能电站及充电桩建设会对储能市场带来极为重要的影响。一个市场中,如有一款产品有爆点且民生需求大,那么市场的其他产品就可能随之受益,这也是为什么他本人看好储能电站的原因。储能是实现能源互联网的关键一环。未来充电设施、光伏、风电等将大量接入电网,储能的出现可以平滑分布式发电的波动性,减小对电网的冲击。

  事实上,特斯拉曾推出过一款名为能量墙(PowerWall)的家用储能产品,它可被装在墙上为居民用户供电。这一产品刚推出就受到了市场的追捧。值得一提的是,它还能与家庭的屋顶光伏系统结合,白天由屋顶光伏系统发电,再通过“能量墙”存储后,晚上可放出来用,避免了向电网购电的麻烦。“为何中国企业不做这类生意?”在航禹太阳能执行董事丁文磊看来,中国企业投资“能量墙”不存在太大的技术障碍,但投入产出比来说还不合算,而且房地产商也没有动力与储能电池生产商进行更多的合作。此外,国内的电力环境与美国有所不同。在美国,“净电量”是一项促进可再生能源的发电政策。当消费者安装了屋顶光伏设施后,可从自己的电费账单上扣除这部分的光伏发电量,只计算自己的“净消费”电价。假设一户美国居民的生活小区没有享受“净电量”政策,那么装了储能设施后,可避免自家所发的多余光伏电力以较低售价被卖给电网。分布式能源领域同样值得期待。

  民生证券分析师黄彤就告诉记者,分布式能源的优势在于分散、靠近用户端,对新能源的开发与利用也能提供良好的发展途径,丹麦的分布式比例高达50%,而欧盟也有平均10%的占比,但中国的比例还很小,与欧洲的差距显而易见。晶科能源(JKS.NYSE)CEO陈康平对记者说,截至2015年,全球累计光伏发电装机容量超过220G瓦,其中德国光伏装机占比达到了总装机的21.5%。但中国相对来说数字还很低,截至2015年累计装机43.18GW,但也仅占全国电力总装机的2.87%,分布式占比更是只有光伏占比不到10%,仍有巨大发展空间。就分布式能源本身而言,从2006年开始的金太阳工程,到2013年全国各地新一轮针对分布式能源的初装补贴、度电补贴等,均给予分布式光伏发展大力扶持。

  “不过,现在的分布式行业还存在着部分地区弃光现象严重、补贴不到位、行业规范缺失等问题。”陈康平说道。就弃光问题,2016年3月3日,国家能源局正式发布了《国家能源局关于建立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目标引导制度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该意见被看作是市场长期期待的“可再生能源配额制”的实际落地。指导意见指出,发电企业非水电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应达到全部发电量的9%以上、建立电力绿色交易证书机制,使得电力可以进行市场化运作。亚坦新能总经理李辉告诉记者,这对于解决弃光问题带来了实质性的帮助,接下来就看怎么执行了。“虽然不确定最终光伏产业可从中分到几杯羹,但整个可再生能源市场一旦起来之后,其中主要的能源如光伏(包括分布式光伏)、风电都将受益。”

责任编辑:李梁  投稿邮箱:网上投稿

附件:

  【稿件声明】凡来源出自中国电力新闻网的稿件,版权均归中国电力新闻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想了解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网站:http://www.cpnn.com.cn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