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
您的位置> 首页->文化频道->书库

老舍小说《四世同堂》完璧

来源: 文汇报作者: 日期:16.11.24 [发表评论]
字体大小:  【打印
中国电力新闻网数据库 用户名:
密码:

  祁老人的圆熟温和、天佑的老实沉默、瑞宣的儒雅挣扎、钱诗人的铮铮铁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经典巨作 《四世同堂》 是著名作家老舍最具代表性的长篇小说,但很多人并不知道,长时间以来我们看到的 《四世同堂》 是残本———其中第三部 《饥荒》中多段内容是根据美国出版社“改造”过的英文版返译成中文的。昨天有消息披露,近70年前的 《四世同堂》 遗失英译原稿已被找齐并译出,最后16章未发表佚稿将刊发于2017年第1期《收获》,约50页10.7万字。

  明年2月,全新版本 《四世同堂》将由活字文化策划推出,这一新版本不仅增补了第三部的最后16章,而且第一部 《惶惑》、第二部 《偷生》 也以1946年初版时的版本为底本,尽力完整再现老舍名著原貌。在文学评论界看来,这将是老舍的巨著第一次真正以本原面目示人,有助于研究者得窥全豹。不少小说人物的走向也将浮出水面,比如第三部中那个让读者牵肠挂肚的小妞子,最终等来了怎样的遭遇?

  穿过岁月漫长的等待,《四世同堂》 的命运终于迎来柳暗花明的反转。

  于中国散佚不知所踪,在美国找齐《饥荒》英文全译稿

  很长一段时间,老舍 《饥荒》 手稿散佚,幸运的是,上海译文出版社副社长赵武平近年多次去美国调研,找到了老舍和英译者浦爱德女士合作翻译的全部 《四世同堂》 英译稿。他告诉记者,在哈佛大学施莱辛格图书馆编号为MC465的11盒浦爱德档案里,整整齐齐码着 《四世同堂》 的全部英文打印稿,分组装在30个乳黄色文件夹里。由老舍本人口诵、浦爱德女士笔译的 《四世同堂》 全貌终于亮相,其中就包括了完整的 《饥荒》 译稿,由老舍写于1946至1949年。

  小说 《四世同堂》 的情节很多读者并不陌生,在卢沟桥事变爆发、北平沦陷的时代背景下,以小羊圈胡同住户为代表的各色群体历经荣辱浮沉、生死存亡。全书分 《惶惑》 《偷生》《饥荒》 三部。《惶惑》 最初连载于1944年11月至1945年9月重庆 《扫荡报》,《偷生》 最初连载于1945年重庆 《世界日报》,1946年由上海晨光出版公司出版。《饥荒》 最初连载于1950年 《小说》,至第20段中止,老舍生前未出版。1981年,在美国人艾达·普鲁伊特翻译的 《四世同堂》 英译本 《黄色风暴》 中,发现了经过缩略处理的 《四世同堂》 最后13段,由马小弥转译为中文后,发表于1982年第2期 《十月》 杂志。

  但这并不是老舍的原稿,而是经过美国出版社和编辑“动手术”和大量删减后的节选本和删改本。赵武平发现,当年英文编辑的肢解手段颇为粗暴,有时是直接删去章节,比如老舍原著的第27章、36章全部被剔除。有时是删节合并,比如将原稿第23、24两章合并为一章。还有第三种方法最可怕,就是将不同内容和情节重新并列组合,把不同的人、事篡改成另外的内容和情节,甚至对人名都进行了改变,难免张冠李戴。

  从目前新发现并译出的后16章来看,第21章 《老三和美弟》 延续了此前的故事,第36章 《钱先生的悔过书》 实则是老舍对当时中日关系发表的一篇檄文。

  复原京味犹如古代文物建筑修缮,需修旧如旧

  胡絜青、舒乙曾在 《破镜重圆———记 <四世同堂> 结尾的丢失和英文缩写本的复译》 一文中曾设想:《四世同堂》 的结尾,由英文节译本中找回来了,绕了一个复杂的大圈,先“中”再“英”又“中”。……不久的将来,可能会出现一种新的 《四世同堂》 版本,它既包括目前出版的最全的中文单行本的全文,即按老舍中文手稿排印的前87段,也包括由英文节译本转译回来的后13段,全书共100段,正好是老舍原来计划和实际完成的100段。

  如今,即将发表的新译稿,使得老舍的原作达到了103段,“虽然不是老舍原计划的篇幅,但我也衷心祈望,这个本子能让新一代的年轻读者,更进一步接近老舍的原作。”赵武平说,此前,国内流行的依据哈考特英文版翻译出来的内容显然有违老舍原意的。但可惜的是,它却似乎又是《四世同堂》 唯一能够找到并补足故事的依据,是个聊胜于无的选择。比如,哈考特版删去译稿第33章中,刘太太在胜利日回到小羊圈,所碰到的悲欣交集场面,让人物故事的完整性受到严重伤害,大大削弱作品的感人力量,同时也让读者失去机会,无法得知这个乡下妇女在迎接胜利的时刻,发出了怎样由衷而良善的祈望。

  而在即将出炉的 《饥荒》 译稿第33章 《胜利》 中,有如下细致入微的刻画:“刘太太的确高兴,因为又能和丈夫团圆了。七八年来,她没有给丈夫丢脸。她受苦受累,在许多地方遇到危险,可她还是她,没有变成一个恶的女人。战争让她受罪,但也提高她的能力。她感到的确应当自傲。是的,她必须快跑回家,洗一洗脸,改变形像,等候丈夫归来。丈夫会回来吗? 一定会的。假若战争没把她饿死,战争也不会伤害她的丈夫。”

  有人说,翻译老舍不管是“复译”还是“回译”,犹如从事古代文物建筑修缮,需要修旧如旧,移步随形,不可擅越雷池,要尽可能仿照老舍最擅长的老北京方言俚语,和习惯语言表达,保留其余韵袅袅的京味。为此,赵武平整理出“老舍词汇表”,“咬着牙说”而不用“咬牙切齿”“忍受苦痛”而不用“含辛茹苦”等,努力还原原著的语言风格。

责任编辑:廖红兴  投稿邮箱:网上投稿

附件:

  【稿件声明】凡来源出自中国电力新闻网的稿件,版权均归中国电力新闻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想了解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网站:http://www.cpnn.com.cn

今日焦点

数据中心

基层一句话新闻

Copyright© 2001-2013 中国电力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刊登的《中国电力报》、《中国电业》上的新闻,版权归中国电力报社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批准中国电力新闻网登载新闻业务的函:国新办发函[2000]232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编号:京ICP证09026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567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 编号:1012006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