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能源局主管    中国电力传媒集团主办
您的位置> 首页->高端访谈

贺禹:保障核电按基荷运行加快核电机组建设

来源: 中国电力报      日期:17.03.14      

  保障核电按基荷运行加快核电机组建设

  ──访全国政协委员、中广核集团董事长贺禹

  中国电力报 中电新闻网记者谢文川

  黄超 摄

  作为中国三大核电集团之一,全国政协委员、中广核董事长贺禹连续两年在提案中提出“保障核电按基荷运行”。贺禹认为,国家花费巨大代价建成一座核电站,就应当充分发挥它的作用,不应使核电发电能力和资产出现闲置。

  中国电力报:您连续两年在提案中提出“保障核电按基荷运行”,请简单谈一谈基荷运行的必要性?

  贺禹:目前,中国有35台在运核电机组,装机容量共计3360万千瓦,在全国各类电力装机中的占比仅约2%。即便如此,核电也与其他发电机组一样,频繁参与深度调峰,甚至长期停机备用,导致核电发电能力不能得到应有发挥,并网消纳状况持续恶化。

  美国、俄罗斯、英国、韩国等主要国家的核电装机比重都超过9%,最高的达到24%。这些国家均把核电作为基荷电源,多年来的核电平均利用小时数均在7000小时以上,有的甚至超过8000小时。他们通过制定与其技术经济特点相适应的配套机制,保证核电稳定多发满发,很少参与调峰,更不会长期停备。

  据统计,2016年,全国核电机组按发电能力可生产2428亿千瓦时电,但由于各种因素限制,实际完成的计划电量1829亿千瓦时,参与市场交易消纳137亿千瓦时,总计损失电量462亿千瓦时,弃核率达19%,相当于近7台核电机组全年停运。

  国家明确了安全高效发展核电的方针,不仅是要高标准、高质量完成建设,更是要在建成以后保持高水平、高效率运行,充分利用其清洁低碳、稳定高效的优势,发挥突出的、不可替代的作用。“因此核电如果不能按照基本负荷运行,不能保证满发多发,本身就是一种严重浪费。”

  与其他工业项目相比,核电具有安全质量标准高、单体投资大、建设周期长、技术和资金密集的典型特点。国家花费巨大代价建成一座核电站,就应当充分发挥它的作用,不应使核电发电能力和资产出现闲置。

  并且,与其他发电方式相比,核电无论处于何种运行方式,都要按固定周期更换燃料。制造核燃料的原材料天然铀是国家战略资源,减载和停备将直接导致核燃料不能充分利用就被废弃,不但造成宝贵资源的严重浪费,还极大增加了废料后处理的难度和成本。

  中国电力报:除保障基荷运行外,中国核电的发展还有哪些地方需要加强?

  贺禹:除保障基荷运行外,应加快核电建设脚步,增加装机规模。目前我国核电在运装机仅不到3500万千瓦,需要从现在起平均每年至少新建10台百万千瓦级核电机组,才能支撑我国实现节能减排目标。

  “十二五”以来,全国累计开工仅15台机组,平均每年不到3台,2016年甚至没有核准一个新项目。近几年核电实际发展节奏与这一目标要求明显不符。需要尽快扭转这一局面,使核电产业重回健康可持续发展轨道,确保实现国家减排目标。

  近期,国家能源局发布的《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核电技术要逐步向自主三代集中。按此要求,“华龙一号”技术是当前现实可行的选择。“华龙一号”国内示范项目已经开工,目前正在英国进行全球公认最严苛的通用设计审查(GDA),GDA通过后将在英国新建核电项目上得到应用,具备了批量建设的条件。

  中国电力报:核电的发展对我国整体能源结构的改变有何作用?

  贺禹: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坚决打好蓝天保卫战,但是,现阶段,我国能源供给侧主要依靠化石能源,是世界最大的碳排放国家,2016年化石能源发电量占总发电量的比重高达71.6%,而风电、太阳能、核电的发电量占比仅8.68%,能源供给侧结构极不合理,这也导致环保问题日益突出,雾霾持续困扰中国大部分地区。

  2017年全国能源工作会议明确,“十三五”能源发展要牢牢“坚持绿色低碳发展战略方向不动摇”。面对核电等清洁能源在我国能源消费中比重不高的现状,需要国家创造有利于核电发展的各项条件,切实落实“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对我国能源发展的指引作用,更好地发挥核电等清洁能源在我国能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的应有作用。这就更加需要保障包括核电在内的清洁发电设施多发满发,更好发挥作用。

  但是目前来说我国风电和太阳能发电上网问题同样严重,尽管《可再生能源发电全额保障性收购管理办法》已颁布施行,但2016年全国弃风和弃光电量依然分别达到497亿千瓦时和74亿千瓦时,较上年分别增加了46.6%和85%,个别地区全年弃风率甚至超过50%。

  中国电力报:您认为保障核电等新能源安全消纳还需要做哪些工作?

  贺禹:对于核电消纳问题,国家有关部门很重视,最近专门研究出台了《保障核电安全消纳暂行办法》,为相关工作提供了重要的政策依据。接下来的关键,是政策的执行。

  为此,我建议,一是明确核电按基本负荷运行,把核电列为一类优先发电电源,按实际发电能力核定年度计划电量。二是借鉴国际经验,在电力市场改革进程中,研究实施相关配套机制,实现核电满发。三是加强政府的统筹协调,强化督导检查,确保“暂行办法”落实到位,同时加强跨省区电网通道建设和利用,推动核电集中跨区送电,保障核电消纳。

责任编辑:赵雅君  投稿邮箱:网上投稿

附件:

  【稿件声明】凡来源出自中国电力新闻网的稿件,版权均归中国电力新闻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想了解 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网站:http://www.cpnn.com.cn

相关新闻